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奥运的夏天
奥运的夏天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_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v_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_不卡的中文字幕av电]

地址发布页:

  我是北京一家大国企的员工,从2007年初开始就常驻公司在海外的某项
目部。

  今年,也就是2008年,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国家经历了雪
灾、分裂、地震……重重灾难,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我度过了忧虑、愤慨、痛心的
7个月。8月初,一直惦记着国内父母和朋友的我终于得以回国休假了。

  8月8号奥运会开幕那天上午,我回到公司总部跟领导们报了个到,正準备
离开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厦物业公司的职员小凡。

  「你回来啦!」小凡见到我感到十分惊喜。

  「是啊,回来休假20天,好久不见啦,想我了吗?」我像从前那样开玩笑
地对她说。

  「才没有呢。」小凡低下了头,脸上一抹绯红。

  「这一年过得怎幺样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岔开话题问她。

  「嗯,还好了……」小凡似乎有点敷衍地回答着。

  「哦……」我也只能应声附和。

  「我……结婚了,已经半年了。」小凡突然开口了。

  听到个消息,我先是感到有些惊讶,但是转念一想,像小凡这幺漂亮的女孩
子,肯定有很多人追,结婚也不是什幺稀奇的事了。

  「嗯,恭喜啊。呦……手上那串水晶手链挺漂亮啊,老公送的吧?眼光不错
哦。」

  为了缓和刚才尴尬的气氛,我又把话题扯远了。

  「你忘了吗?那是去年你送我的,我很喜欢,所以时常戴着。」

  小凡的话让气氛更尴尬了,我挠挠头说:「呵呵,不好意思,在阿联酋那种
沙漠里待的时间久了,脑子不好使了。哦,对了我还约了同学去他那,得走了,
我的手机号码还是原来的,保持联繫哦。」

  「呃……那好吧,电话联繫。」小凡似乎有什幺话要说,但是欲言又止。

  靠着这个不怎幺样的借口,我匆匆逃离了公司直奔同学家。同学的老婆去杭
州出差了,我们两个大男人準备晚上在家看奥运开幕式,所以下午同学去了超市
準备买一些小吃和啤酒,而我则留在家里休息。当我正在给几个好朋友发短信通
知他们我回来的消息时,无意中看到了小凡的号码,便给她发了一条短信,问她
上午有什幺事情要说。没想到,小凡的回复让我大吃一惊!

  「晚上有空吗?我们约会吧。」

  「约会!」小凡竟然对我使用如此暧昧地词语!难道是……不会吧?没理由
啊。应该是跟我开玩笑,以前我们也经常开这种玩笑的,只不过现在小凡已经嫁
人了,再开这种玩笑似乎不太合适了。

  于是我回复:「逗我呢吧?有意思吗?」

  没想到她还反将我一军:「晚上六点半,广*门「菜香根」见,害怕就别来
哦。」

  「切,你还能吃了我?晚上不见不散。」我不甘示弱地回复。这条短信发出
后我有些后悔了,晚上要放同学鸽子了。

  我这个人说得好听点叫做「怜香惜玉」,说得难听了就叫「重色轻友」,总
之不愿让女生受委屈,所以只好委屈同学了,于是给他留了张条在桌子上,说晚
上领导要给我接风云云,可能会晚点回去。

  18:30。

  小凡準时出现在「菜香根」的门口。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紧身T恤,将上身
的曲线勾勒得玲珑有緻,下身是一条白色短裙和一双白色的凉鞋,将白皙、匀称
的双腿衬托得完美无暇,略长的秀髮披在肩后,清新的气息让人眼前一亮,虽然
已经结婚了,但是才25岁的她看上去完全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的少女。

  「哎呀,今晚的小凡真漂亮啊!」我称讚了她一下。

  「谢谢。」小凡甜甜地又略带羞涩地笑了笑。

  小凡给我点了两瓶啤酒,我问她喝不喝,没想到以前从不喝酒的她竟爽快地
答应了。我俩每人喝了一瓶啤酒后,话渐渐多了起来。我问小凡今晚怎幺不陪老
公在家看奥运开幕式?她说老公晚上经常值夜班,结婚半年多了,有一大半时间
都是她晚上自己在家。

  我又试探地问她为什幺今晚请我吃饭?是不是工作上有什幺事情?因为以前
小凡刚进物业公司的时候总是受一些老员工的欺负,为此事我曾经帮过她。小凡
说不是工作上的事,而是家事。于是她把怎样通过北京的亲戚介绍认识现在的老
公,恋爱谈了三个月就结婚这些事情告诉了我。

  她说老公是北京人,家境不错,而自己是外地人,老公有些看不起她,不太
尊重她,连婆婆也对她有些苛刻,还说有些后悔这幺早结婚了。我劝她说北京爷
们都有点大男子主义,但是心眼都还算不坏,可是她却摇摇头说我不懂。毕竟是
人家的家事,我也不好再说什幺了。

  小凡见气氛一下子沉闷了许多,于是话锋一转,开始问我阿联酋那边的风土
人情,我给她讲了许多有趣的事情,逗得她咯咯笑个不停。其间,我和小凡又喝
了不少酒。

  19:58。

  这时,饭馆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原来奥运开幕式开始了。张艺谋的名气真不
是盖的,大伙都被那宏大的气势和悠长的古韵所震撼。

  当绵绵的古筝响起的时候,我们俩都已经是两瓶啤酒下肚了。我看了一眼小
凡,发现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双眼有些迷离,看样子似乎是有点喝多了,于是我
问小凡家住哪里,準备送她回去。

  「我不想回去,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很闷的。咱们出去走走可以吗?」

  于是我俩离开了餐馆,在附近的小区里面散步,小区里的环境还不错,有假
山有水池。走了一会儿,我发现小凡的脚步都有些不稳了,于是再次劝她回家,
她却执意不肯回去,还说自己没醉,为了证明自己是清醒的,她还跳上水池边的
一块大石头,让我看看她有多勇敢,谁知一不小心掉进了半米深的水池里面。

  我吓了一跳,连忙也跳进水池把她捞了出来。看着自己湿淋淋的囧样,小凡
捂着嘴「呵呵呵」地笑个不停,唉……真拿她没办法。

  「还笑呢,看你这样子,很容易着凉的,我得赶紧送你回家了。」

  「我不要,我不要。」小凡噘这小嘴摇着头说。

  「哎?要不……在外面找一个宾馆住吧?」她眨着一双大眼睛望着我说。

  「啊?」我被这句话雷到了,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难不成她是要……

  小凡似乎也发觉自己这个提议不妥当,连忙摇着手解释说:「我没有其他意
思啊,可不要想歪了哦,我就是不想回家。」说完,她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没办法,谁让我命犯桃花,对女人心软呢?只好拦了辆出租车,带她去稍远
一些的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宾馆,因为奥运期间市中心的宾馆都爆满,只有稍偏一
些的宾馆还可能有空房。

  20:59。

  上了出租车,因为之前一直开着空调的缘故,车里面很凉,浑身湿透了的小
凡冷的直打哆嗦,我担心她会感冒,让司机关上了空调,可温度一时半会还上不
来。看着冻得可怜巴巴的小凡,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一咬牙,说:「靠在我
身上吧,这样会暖和些。」

  小凡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照做了,她的头靠在我的左肩上,身子贴着我的
左侧,双手搂着我的腰,我的左手贴在她的后背上,右手搂着她的左肩。我的右
臂下面就是她的胸部,一不小心蹭了一下,一种软软的感觉传来,我立刻抬高右
臂,不让自己碰到小凡的胸部,而小凡似乎也感觉到了,头轻微地动了一下……

  出租车内狭小的空间一下子拉近了我俩的距离,听着小凡在我耳边的呼吸,
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她的颤抖和她身上蒸腾出的热气……短短的六七分钟
车程,竟让我觉得时间是那幺的漫长,又是那幺的短暂。停车后我放开手,一种
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21:08。

  这家宾馆在丽泽桥附近,单人间没有了,于是我要了一个标準间,提前结了
帐之后把小凡送到了房内。

  「洗个热水澡然后赶紧上床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我对小凡说。

  小凡却拉住我的衣角:「我还有话没说完呢,这幺着急走是要去见哪个美女
啊?」

  「行啦行啦,说了你也不信,我是要去见一个男的。你赶紧先去个热水洗澡
吧,否则很容易着凉的。」

  我把小凡哄进浴室后自己在右首的床边坐了下来,其实刚才把小凡从水里拉
出来的时候我的裤子和鞋子也全都湿透了,于是我脱下裤子搭在床边的一张椅子
上,自己钻进毯子里暖和一下。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我脑海里浮现出小凡沐浴的样子……咳,还是别胡思乱
想了,人家已经结婚了。我强製将自己从幻想中拉了出来。打开空调,将温度调
到了20度,奥运开幕式这天北京是桑拿天,非常热。

  十几分钟后,小凡围着一条短短的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浴巾的长度只能
勉强遮住她的胸部和臀部,湿漉漉的秀髮如瀑布般披在肩上,两条修长洁白的玉
腿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可能是因为害羞,小凡没有看我,就直接走到左首的
床边钻进了毯子里,然后毯子里一阵蟋嗦,小凡将浴巾从毯子里扯了出来丢在了
床边的椅子上。

  「小凡现在应该是光着身子吧?」我突然这幺想,但是理智很快就把这个淫
蕩的念头驱逐了。

  「啊……」小凡突然轻声地叫了一声。

  我忙问:「怎幺了?」

  她说:「那些湿衣服放在浴室忘记拿出来了,我现在……没衣服穿,你能帮
我去晾一下吗?」

  于是我便背对着她拿起椅子上的裤子準备穿上后去帮她去晾衣服。

  小凡说:「你的裤子也湿了,穿着多难受啊,没关係我不介意的,呵呵。」

  穿着那条湿裤子确实很难受,于是我便只穿着T恤和三角短裤走进浴室去晾
她的衣服。小凡的胸罩和内裤是那种浅粉色带蕾丝花边的,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
一个变态的念头,拿起小凡的内裤放在面前嗅了嗅,那是一种久违了的女性下体
的味道……霎时,一股热气直窜入我的小腹,我连忙用冷水洗了把脸,将衣服抖
了抖晾在了衣柜里。

  21:36。

  我又回到自己的床上钻进毯子里,听小凡继续说那些没有说完的话。经过热
水一淋,小凡的醉意似乎更浓了,她侧卧着,脸朝向我这边,语无伦次地倾诉心
里的苦闷。

  「其实,我那个亲戚对我一点也不好,我来北京投靠她,她却总是想把我往
外踢,后来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就鼓动我爸妈催我们结婚,结婚后老公又看
不起我……」

  说着说着竟小声抽泣了起来,我连忙从毯子里出来坐在她的床边安慰她,轻
轻拍着她的后背。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是同学打来的。

  「哥们,几点回来啊?说好了一块看开幕式,可你小子却把我一个人晾在家
里。运动员入场式都快结束了。」

  我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

  当我低头看小凡的时候,我发现那双噙着泪水的美丽的眼睛也在看着我,她
朱唇微动,轻声地对我说「不要走」,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斗争,离我不到一米的
另一张床上正躺着赤身裸体的小凡,而她今晚的表现让我特别心动。

  作为一个男人我确实是很想留下来,但是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如果我们
发生什幺的话,从我个人的道德观念来讲是不会原谅自己做这种事的,而小凡大
概也会陷入自责和愧疚中吧。

  然而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心软,尤其是对女人。

  去年跟女友分手时,她哭着对我说:「放开手吧,这样我很痛苦。」于是我
便放开了她,让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我就离开了祖国,远赴万里之外的阿联
酋。

  现在,有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要求我留下陪她,让我如何忍心拒绝?只要
把持住,不做过分的事情就可以吧?我这幺安慰自己。

  于是三秒钟后我告诉同学,今晚不回去了,跟同事在外面喝酒。同学坏坏地
笑了笑,祝我玩的愉快,于是便挂断了。

  小凡感激地望着我,说:「你真好……」

  我苦笑着说:「今晚就当一次护花使者吧。」

  23:01。

  我又躺回自己的床上,静静地聆听小凡的倾诉,这次她讲的都是我离开的这
一年里北京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说着说着,大约过了15分钟吧,小凡的声
音渐渐小了,最后她终于入睡了。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小凡均匀的呼吸声,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在庆幸
没有发生什幺,但内心深处的另一个我也在惋惜什幺也没有发生……

  我习惯在昏暗的环境下睡觉,于是将灯光调到很暗,脱下T恤也準备睡了。

  但是这一夜,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浮现的全
是小凡的容貌,她明亮的双眼,微翘的双唇,还有雪白的大腿……

  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忍不住向小凡床上看去,发现不知何时,她把毯
子蹬开了,由于是侧卧着,她光洁的脊背,浑圆的臀部和一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
来……这样会着凉的,我起身走到她的床边,準备帮她把毯子盖好。

  当我的目光再次触及那丰满的臀部时,突然一股冲动涌入大脑,左手轻轻地
将毯子重新盖回她的身上,右却手慢慢向那个非常诱惑的地方伸去,「只是摸一
摸,应该不会醒吧」我这样想着,手指已经触到了她柔嫩的肌肤,接着整个手掌
都覆在了小凡的臀部上。轻轻地抚摸着,按压着,感触着,忍受着,那种光滑,
那种弹性,那种美妙,那种冲动……

  突然,小凡的身子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手立刻离开了她的臀部,左手匆
匆把毯子盖好,準备回到自己床上。

  00:20。

  这时,一只温柔的手拉住了我的胳膊,「羽,我好冷。」我的心头一震,这
幺暧昧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我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额头,很烫,看来是
发烧了。

  「有点发烧,别怕,我出去给你买药去。来,先喝杯热水吧。」我关上了空
调,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从饮水机里接了半杯热水,又接了半杯凉水,试了试温
度,正合适,就把水杯递给了她。

  小凡用毯子遮挡着胸部,微微起身,喝了半杯水之后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
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我,良久才说出「谢谢」两个字。

  我正準备穿上衣服出门,小凡却说:「别出去了,没关係的。」

  「那怎幺行,生病了就得吃药才能好的快,乖,等我。」

  「我不让你去,你把我从水池里救出来,自己也湿透了,我不能让你再为我
大半夜出去买药。」

  我正要说什幺,小凡忽然又开口说道:「羽,能像在出租车里那样为我取暖
吗?」

  说完,身子向床的一边挪了少许,为我腾出空间来。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到底要不要这幺做?这种诱惑是无法抗拒的,一
旦控製不住自己,可能就会作出伤害她的事情……可是望着小凡那真诚的双眼,
如果我拒绝了,那是对她的自尊的另一种伤害。最后只能靠自己的定力了,于是
我深吸一口气,掀开了毯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或许是由于羞涩吧,赤裸着身子的小凡在毯子里背对着我,我的胸膛贴上了
她凉冰冰的脊背,右手从她的腰间穿过,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左手放在了她右侧
的锁骨上,这样一来,我的左臂就被她胸前那两座温柔的乳峰夹在中间了。

  嗅着她的髮香,感受着她的体温,这种肌肤之亲让我的小腹中犹如一团火焰
在燃烧,下身渐渐充血膨胀了起来,顶在了小凡没穿内裤的小屁屁上。为了掩饰
这尴尬的情形,我的右手慢慢的揉着她的小腹,想让手心的热度慢慢渗入她的体
内。

  我的心跳越来越剧烈,渐渐控製不住了,小凡的呼吸也慢慢沉重了起来。

  我的左手慢慢地向下滑动,若即若离地从那两座玉峰中间滑过,经过了她的
小腹、跨部,停留在了她柔嫩的大腿的外侧,指尖轻轻地抚摸着她大腿细腻的肌
肤,然后又缓缓地移动到他的臀部,温柔地按摩着那对结实而又富有弹性的小屁
屁。

  小凡没有牴触,她的身子更加发烫了。

  我轻吻着小凡光滑的香肩,左手大胆地慢慢向上滑动,触到了她那对玉峰的
下缘,酥软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我把其中一只乳房托在手中,轻轻地揉捏着。小
凡的身子微微地抖了一下,嘴唇从她的肩头沿着脖子一直吻到了她的耳后,温柔
地地咬着她的耳垂,「嗯……」小凡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在我耳中,这轻轻
的一声比任何声音都更加动听。

  我的左手继续向上慢慢移动,终于,整只手掌完全覆盖住了她右侧的乳峰,
手慢慢往下按去,能感觉到乳峰中央那颗小小的乳头因动情而变得坚挺,痒痒的
感觉从手心传到心底,撩拨着我的心弦。我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捉住了这颗突起的
小樱桃,慢慢地揉搓,用食指按着它逆时针旋转……

  「哦……」小凡再次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呻吟,身子再次颤抖了起来。

  当我正準备採摘她的另一颗樱桃的时候,小凡竟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双手搂
住了我的腰,将脸贴在了我火热的胸口。我的左手沿着她光洁的脊背再次下滑到
了她可爱的小屁屁上,中指顺着那道臀沟来回撩拨。

  小凡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双手搂得更紧了,轻轻地亲吻我的胸部,还伸
出软软的小舌头调皮地舔舐我的乳头。

  胸部是我的敏感带,被小凡撩拨慾火极度高涨,我猛然一翻身,双手撑在她
的两腋之下,我们对视着。

  看着小凡那双怯生生却又饱含深情的眼睛,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条饿狼,已
经把猎物扑到在了身下,而小凡,似乎知道后面将要发生什幺,像一只温顺的小
羊羔一样,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双手捧起她的脸颊,然后四唇相接,深深地一吻。轻咬着她小巧的朱唇,舌
头慢慢撬开她的贝齿探如了她的口中,我的舌尖先是轻轻地触及她的舌尖然后缩
回来,这样几次之后引得她也把灵巧的小舌头伸到了我的口中,我俩的舌头便缠
绵在了一起。

  我的右手再次滑到了她的乳峰之上,这次不再是轻柔的抚摸,而是用力的揉
捏。幼嫩滑腻的乳房柔软而富有弹性,当我的指头深深地陷入那雪白的乳房之中
时,指间的缝隙亦被丰满的乳肉填满了。

  「嗯!嗯!」小凡的喘息声渐渐大了起来,身上开始渗出汗珠,修长匀称的
双腿也开始相互摩擦,我趁机将我的右腿插进了她的双腿间,大腿抵在了她最神
秘的私处,触到的先是一片柔软的滚烫,然后是湿漉漉的滑腻。

  我的下身包裹在三角内裤里,此时已是膨胀欲裂了。我将另一条腿也探入了
小凡的双腿间,阴茎隔着内裤顶在她的私处之上,这样一来我和她的隔阂只剩下
这一点点布料了。龟头隔着那层布料在她双腿间缓缓摩擦,不一会儿,内裤的突
起上面便粘满了小凡的幽谷里流出的黏黏的体液。

  「今晚你真美,宝贝。」我在她耳边轻声地讚美。

  「嗯!」小凡羞得双颊通红,闭上了双眼,把头偏向了右侧。

  我温柔地亲吻她的脸颊,慢慢滑向她的耳朵,把她的耳垂用双唇夹住,然后
再轻舔它……再把嘴唇向下移,吻过她光滑、纤细的脖颈,停留在了她酥软白嫩
的胸部。

  「啊!啊!」小凡发出轻轻地呻吟。

  我俯在她胸前仔细地端详着这对美丽的乳房--个头不算太大,但是形状非
常完美,像两只苹果一样耸立在胸前,白嫩嫩的笼罩着一层盈润的光泽,用手轻
轻拨弄,便令人心醉地颤动。雪白的乳峰顶端,被粉色的乳晕包围的是两颗小小
的,嫩嫩的,彷彿没有熟透的樱桃,画龙点睛般地为她白嫩地胸前点缀了惊艳的
两笔。

  我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轻轻捏住她右侧的乳头轻轻地揉搓、拉扯、扭转,那
颗在粉色的乳晕上跳舞的小樱桃正慢慢地变大,变硬。炽热的唇沿着小凡右乳的
外缘亲吻,鼻尖时不时地触碰着她的乳头,还往上面呼出热气。

  小凡轻轻地娇喘,身躯微微扭动着,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伸出舌头,在她的乳房上一圈一圈地舔舐,以乳头为圆心的圆圈慢慢缩小
着,最后集中在乳头上。舌尖先是绕着乳头打转,接着上下拨弄着,乳头随着乳
房一起上下震颤,颤得让我无比销魂。我用嘴唇把乳头夹住用牙齿轻咬,后来将
大半只乳房含在口中用力吮吸,就像一个婴儿在吃小凡的奶。

  身下的小凡一阵颤抖,双手抚摸着我的头髮,双腿开始慢慢地摩擦。

  我的嘴和手交替着在她的两只乳房之间舔舐、吮吸、揉捏,使得两座乳峰更
加的坚挺了。双嘴唇慢慢向下吻去,滑到了小凡光洁平坦的小腹,用舌尖轻舔着
她的肚脐,痒痒的感觉让小凡再一次浑身发颤。

  双唇继续向下,滑过小凡的大腿、膝盖和小腿,一直亲吻到她的玉足。纤细
的小脚盈手可握,脚趾修长玲珑,指甲晶莹温润。

  以前我对女孩子的脚并没有特殊的偏好的,但是这双脚长得如此玲珑可爱,
不禁使我联想起在网上看的那些美腿玉足的照片,一种异样的冲动涌上心头。我
抬起她的一只脚,捧在掌心,然后移近鼻子嗅了嗅,没有什幺异味,反倒有一种
说不出的气息,刺激着我的大脑。

  然后将她的玉趾含进口中,含吮舔舐。

  小凡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哥哥……我第一次被这幺舔……浑身酥酥的
好舒服……」

  「宝贝,那我就再让你更舒服一些。」

  我轻轻地分开小凡的大腿,她那神秘的丛林和幽谷终于完完全全地展露在我
面前了!我的心猛烈地跳动着,呼吸也更加急促了。  

小凡的阴毛很少,也不太长,袅袅地散布在像馒头一样隆起的白白嫩嫩的阴阜上,就像十五、
六岁的少女一样,饱满的大阴唇间,两瓣怯生生、粉嫩嫩的小阴唇微微露出,因
动情而稍稍打开的一条幽幽的峡谷,正缓缓向外流淌出一股透明的温泉。

  「你那里真漂亮。」我由衷地讚赏道。

  「好讨厌……」小凡羞得用手遮住了脸。

  我把脸凑近那条幽谷,几乎贴上了她大腿根柔嫩的肌肤,细细地嗅着那潮湿
的气息,那种靡靡的,摄人魂魄的气息让我心神蕩漾。

  我的嘴唇从那片不太茂密的丛林间滑过,若即若离地在她的私处亲吻着,然
后慢慢印上了她两腿间娇羞的花瓣,将一片柔嫩的小阴唇轻含在口中用舌尖拨弄
着,然后换另一片……

  接着,我的脸微侧,让自己的嘴唇与她下体的双唇平行,将那两片嫩肉同时
吮在口中,舌尖挑开那两瓣精巧湿润的小唇,顺着湿濡濡的幽谷来回游弋。

  小凡浑身颤抖着,发出阵阵美妙的呻吟,双手紧攥着床单,大腿更加向两侧
分开。

  舌尖离开幽谷,我用双手的拇指轻轻地分开那两片肥嫩的大阴唇,就像掰开
一只水卜卜的蜜桃一般,两瓣薄薄的小阴唇也随之慢慢地张开,小凡最娇嫩诱人
的私处如鲜花般绽放开来,幽谷内粉色的春光一览无余。

  伴随着花瓣逐渐地张开,美丽而紧闭的花芯中央出现了一个如绿豆般大小的
幽深而神秘小孔,向外吐着热气,而且还一张一合的似乎在期待着什幺。这就是
小凡身体的入口啊!在这个小孔上方不远处,另一个令人心神蕩漾的粉色小豆因
动情到极緻正在慢慢涨大,欲破壳而出……

  我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在那令人销魂的花瓣间游走,用唾液润湿珍珠般的
阴核,舌尖撩拨着女性最敏感的那一点,然后舌头捲起来,向着那幽深的小洞中
钻去,像一条灵巧的小蛇一般在紧贴的肉壁间游戈搅动。

  当小蛇从洞中出来的时候,带出一丝长长的、晶莹的黏液……小凡的身下已
是洪水氾滥了,透明的爱液汩汩地从幽洞中涌出,我连忙将嘴唇凑了过去,使劲
地吮吸着粉嫩的洞口,「咕唧咕唧」的品嚐着她那美味的甘泉。

  我的舌头甚至还突然向下滑到了小凡可爱的菊花上,舌尖刺激着她那细密稚
嫩的幼纹,惹得小凡下身一阵抽搐……

  「哥哥……哥哥……我……快……快受不了了。」小凡已经被我挑逗得如癡
如狂,玉腿蹬着床铺。

  在脑中最后那一丝世俗道德羁绊被扯断的时候,我不顾一切地脱下自己的内
裤,这样我和小凡终于完全赤身裸体地坦诚相见了!

  我用微微颤抖的右手握住自己青筋暴涨的阴茎,慢慢地向小凡的幽谷靠近,
当红肿的龟头触及小凡那两片幼嫩的花瓣时,我俩像触电般地同时发出「啊」的
一声呻吟,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形容的快感。

  如果非要说的话,就像是平静的湖面突然投入一颗石子,激起层层波纹;又
或是宁静的深夜,不知谁突然拨动了琴弦,一丝悦耳的声音划破夜空……这种感
觉享受过后,阴茎继续缓缓向前挺进,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龟头在一分一分地没
入温暖的幽谷深处,彷彿要融化了一般,被一团炽热且湿濡的嫩肉紧紧包裹着,
而她的滚烫的下身也在颤抖着。

  如果时间可以停止的话,我真希望这一刻能够永恆……

  突然,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当时我简直要发狂了,如此关键地时刻被打
断,恨不得将手机摔个稀八烂!但是理性告诉我,不能这幺做,因为这个时候来
电话,很可能是阿联酋那边有急事找我。

  我狼狈地将刚刚进入一半的阴茎抽出,尴尬地望着小凡,她也郁闷地噘起了
小嘴,说:「快去接吧。」

  我连忙拿起手机,对方的声音让我郁闷到了极点!

  还是我那个同学打来的:「喂,跟同事喝酒喝得怎幺样了?没喝多吧?奥运
开幕式都结束了,你小子看了没?」

  我没好气地说:「你管我呢?」

  那边同学突然坏坏地笑了起来:「我说你小子到底是不是在跟同事喝酒?这
幺百年一遇的大事都不看,是不是在跟哪个妞缠绵呢?」

  被他无意中说中,我有些心虚,含糊地说:「别瞎扯了,你老实点睡觉吧。

  不跟你说了,明天见。」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断了。

  说来也有点感谢同学,因为他的电话导緻我没有完全进入小凡的身体,从而
稍微保全了她的名节。

  望着裹在毯子里楚楚可怜的小凡,体内的慾火慢慢得到了平息,于是理智又
佔了上风。

  我赤裸地坐在她的床边,捧起她的一只手,亲吻着说:「宝贝,我们……下
次再继续好吗?」

  「嗯。」小凡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

  我再次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从地上捡起刚才脱下的内裤正準备穿上,小凡看
来看我的下身,又开口了:「可是你那里……那里还……还那样,不难受吗?」

  我笑了笑,说:「小傻瓜,我去洗手间解决。」

  小凡又是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俏皮地说:「我……能帮你什幺吗?」

  「不要啦,宝贝,我怕一会又忍不住要欺负你。」

  小凡羞得把头裹在被子里说:「讨厌。」

  看着她那娇羞地样子,我怕再次忍不住冲动,于是赶紧走进洗手间,握着自
己肿胀的阴茎,心中无限的怅然,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算是半个柳下惠吧。

  自行解决之后,躺回自己床上,我又情不自禁地向小凡那边望去,小凡也正
望着我,我俩同时伸出靠近对方的那只手,五指交叉地握在一起,许久才分开。

  带着对方手掌的余温,各自进入了梦乡……

  那晚我做了一个很甜美梦,跟小凡在一起……

  自从那晚之后,我和小凡之间再也没有发生过什幺,只是每当我俩见面的时
候,她的脸上总会有一抹红晕。

  奥运会结束了,我的假期也结束了,于是依依不捨地离开北京回到了阿布扎
比。

  我不知是该遗憾还是该庆幸,那个没有结果的夜晚,那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夜
晚,还有那件没有完成的事……[全文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